以史为鉴:提供各个学科的历史信息!
战国时期,有一个卖骏马的人,在市场上卖马,虽然他卖的都是体健善驰的骏马,但由于相马是一门技术,一般人看不出马的优劣,所以,卖马人在市场上卖了3天仍然无人问津。怎么办呢?卖马人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招。当时有一个善于相马的人叫伯乐,经他相过的马,跟马的实际质量总不会相差很多,人们也很相信他的相马术。在人们心目中,伯乐就是相马的权威。在当时,伯乐算得上是个名人。卖马人的计策不是叫伯乐来相马,因为他的马并
+ 全文阅读 2022年12月08日
蒙古大臣耶律楚材,在窝阔台汗时,任中书令。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后,蒙古国处于初创时期,许多方面还很落后。当时擅长游牧的蒙古人,只懂得牧人和猎人的作用,不知道农业区的百姓对他们有什么用处,因此,有人主张把中原属民都斩尽杀绝算了。耶律楚材对蒙古人这种野蛮落后的屠杀非常担心,为了使中原百姓免遭杀害,他时时处处想方设法来阻止蒙古人的残暴杀掠。早在成吉思汗第一次西征时(1224年),他就利用蒙古人迷信天命的心理
+ 全文阅读 2022年12月08日
全国指甲钳供过于求,但苏州指甲钳厂的产品销售量却与日俱增,1983年突破1000万把大关,3年时间翻了一番半。他们厂的经营奥秘是:一、一见钟情术。指甲钳是实用小商品,要常变常新,让消费者留下美好的印象,才有吸引力。一把指甲钳,主要由钳身、揿手、花片三部分组成,其中揿手长不过一平方寸,但花片是指甲钳的“眼睛”,要有媚人的光彩。设计人员观古今人物,山水花鸟、虫鱼走兽等各种图案,运用“编龙成才”的艺术手
+ 全文阅读 2022年12月08日
地处中东的阿拉伯半岛,其面积的约83%为沙特阿拉伯王国领土。半岛东部、东南、南部,分布着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①、阿曼、南北也门诸小国。这是本世纪20—30年代以后逐渐形成的格局。20世纪初的阿拉伯半岛20世纪初,在地理条件上多沙漠的阿拉伯半岛,在政治上也是一盘散沙。仅现今的沙特阿拉伯王国疆域,就分为汉志、内志、哈萨、阿西尔等地区。这些地区又为众多互相敌对的酋长、埃米尔②、谢里夫③
+ 全文阅读 2022年12月03日
当前位置:首页埃塞俄比亚
143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提格雷地区的族群民族主义

在提格雷地区,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势力快速发展起来。提格雷地区是埃塞俄比亚古代文明的摇篮,辉煌的阿克苏姆文明就是在提格雷的高原地区发展起来的。基督教在公元4世纪被确定为埃塞俄比亚国教,而提格雷也因此成为世界上最早接受基督教的几个地区之一。直到7世纪伊斯兰教兴起之前,阿克苏姆帝国一直在红海地区的国际事务中扮演着主导地位。拉里贝拉曾是封建王朝的重要根据地。[1]约翰尼斯四世皇帝(1872—1889)就

154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社会主义改革及其影响

在经济方面,解决贫困成了新政权的首要任务。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德格政府大举推行经济资源集体所有制化,发展教育和卫生事业,同时承认传统的宗教和民族文化。从1975年1月开始,德格集团宣布实行更为全面的经济改革方案。所有的银行和保险公司以及大部分的大型企业被收归国有。至1982年年底,国有企业在工业部门中的比重上升到80%。在农村,对农村土地所有制的改革是国有化的核心内容。1975年3月4日,临时军政府

142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结论

如何将多民族的社会整合到统一的政治体制之内,是19世纪后期以来埃塞俄比亚政治现代化的主题。结束了埃塞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后,靠军事政变上台的德格集团面临着政治合法性的危机。社会主义改革成为重建国家权威和政权合法性的必然选择。但是激进的改革忽视了埃塞俄比亚现实的社会经济和文化条件,因而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在德格集团统治时期,埃塞俄比亚的族群民族主义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政府在经济发展方面的低劣业绩和连年的自

160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海尔·塞拉西皇帝的改革

海尔·塞拉西一世统治的时代,世界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海尔·塞拉西沿袭了与西方发达国家发展友好关系的政策,力图突破被排除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外的不利局面。1919年,他作为埃塞俄比亚的摄政王,派遣使团前往欧洲祝贺协约国的胜利,试图赢得欧洲强国的国际认同。针对西方世界对埃塞俄比亚奴隶制的批评,他还积极推动废除奴隶制度。1923年9月28日,埃塞俄比亚终于成为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

148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过渡政府统治时期的现代化改革

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是作为德格专制统治的推翻者而登上历史舞台的。对于饱受德格集团专制之苦的广大埃塞俄比亚民众来说,埃革阵的统治具有更大的合法性。有鉴于德格集团统治时期实行的民族政策的失败,埃革阵在掌握了国家机器之后,接受民族建构主义(ethnic structuralism)的主张,力图通过联邦制规避此前中央权力过于强大而倾轧地方民族利益的弊端,为各族群提供平等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发展的机会。

139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厄立特里亚地区的族群民族主义

德格集团统治初期,政府就特别注意照顾厄立特里亚人的民族情感,临时军事管理委员会的第一任主席阿曼·安东姆就是厄立特里亚人。但是,在北部地区叛乱与日俱增的情况下,德格集团最终杀害了安东姆,并且发动了对厄立特里亚地区民族主义武装组织的残酷战争,这加深了厄立特里亚人心中长期以来积累的被压迫感。反抗组织较好地利用了普通厄立特里亚人的受害者心理,动员了更多的基层民众加入革命队伍。在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战争期间(

209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德格集团实行的民族政策

民族问题一直是大多数非洲国家面临的棘手问题。德格集团上台后,厄立特里亚地区族群民族主义的反抗已经非常严重。在阿克苏姆时代(公元1—10世纪),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的文化、政治和经济联系要高于其与南边边疆的大部分地区。但是经过意大利对厄立特里亚的殖民统治(1890—1941年)之后,厄立特里亚人的民族意识极大地增强,越来越视埃塞俄比亚统治者为外来殖民势力,认为厄立特里亚是这种关系中的受害者。厄立特

135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德格集团上台与政权合法性危机

1974年,由中下级军官组成的德格集团[1]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海尔·塞拉西长达半个世纪的专制统治。德格集团上台后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就是政权的合法性危机。数千年来,埃塞俄比亚国家得以保存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普通民众对封建帝制——尤其是所罗门系王朝——有着一种文化心理上的认同。德格集团在革命的初期利用了人们对经济状况的不满,以军事政变的方式推翻君主专制制度,使得统一民族国家的文化根基发生了动摇。德格

168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奥罗莫人的族群民族主义

除了厄立特里亚和提格雷地区的族群民族主义之外,南方的奥罗莫民族主义在德格集团统治时期也得到了较大的发展。奥罗莫民族主义问题代表了非洲民族主义中常见的一个悖论:在埃塞俄比亚人口总数中,他们超过40%,但是在政治上,奥罗莫人却一直是少数派。[1]奥罗莫人居住的地区在19世纪后半叶才被大规模并入埃塞俄比亚版图。进入20世纪,越来越多的奥罗莫人为了接受教育或是寻找更好的就业机会来到城市。这些人有一部分通过

141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埃革阵的构成及其上台之路

在德格集团不断加强其专制统治的过程中,提格雷地区和厄立特里亚地区的民族主义反叛势力急剧地成长起来。自然灾害刺激了地方反抗的发生。1983年埃塞俄比亚的降雨较之一般年份要少得多,到1984年,饥荒的发生已经不可避免。但是,门格斯图等德格集团的领导人却忙于筹办革命胜利十周年的庆典活动和埃塞俄比亚工人党的建立。相关部门并没有将农村地区严重的危机汇报给他们,因此拖延了领导层对该问题的及时关注和处理。在19

132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埃厄战争后埃塞俄比亚的发展现状

与厄立特里亚的战争结束之后,埃塞俄比亚国内政治中的诸种问题就开始凸显出来。埃塞俄比亚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根据联合国发展署2005年公布的人类发展指数,埃塞俄比亚在177个受调查国家中位列170位;在发展中国家人类贫困指数中,埃塞俄比亚列为103个受调查国的99位。多数关注非洲发展的专家认为,除了小学入学率外,埃塞俄比亚很难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1]2000年以来,埃塞俄比亚的民族

161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1995年以来的政治形势及埃厄边境战争的影响

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成立之时,埃革阵基本完成了政治上破旧立新的工作。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作为国家的执政党联盟,由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阿姆哈拉民族民主运动(Amhara National Democratic Movement, ANDM)、奥罗莫人民民主组织和南部埃塞俄比亚人民民主组织(Southern Ethiopia People's Democratic Organizaiton,

103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19世纪以前埃塞俄比亚的政治基础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大陆为数不多的有着辉煌古代文明的国家之一。繁荣于公元1—7世纪的阿克苏姆帝国是当时环印度洋世界体系的重要成员,其势力范围伸展到阿拉伯半岛南部。统治阿克苏姆帝国的所罗门系王朝[1],在历史过程中也逐步成为埃塞俄比亚封建帝制的正统。不过,从7世纪中叶起,阿克苏姆帝国就开始走下坡路,虽然她与埃及和地中海世界的贸易联系还在继续,其对红海贸易的控制权却被力量不断强大的阿拉伯人所取代。自此之后

145

2022-12-13

埃塞俄比亚现代化-传统与现代的融合·19世纪构建和维护现代民族国家的努力

撒赫勒·塞拉西(Sahle Selassie,1813—1847年,孟尼利克二世的祖父,海尔·塞拉西一世的曾祖父)在夺得王位后进行了一系列开疆扩土的战争:多次攻打阿瓦什低地地区,征服奥罗莫人和阿高巴人(Argobbas),在萨拉勒(Selale)和木格尔(Muger)巩固自己的地盘,对居住在阿瓦什以南地区的卡拉由人(Karayu)、阿希人(Arsi)、马查奥罗莫人(Macha Oromo)和古拉格

167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约翰四世的统治

19世纪末期,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在东北非和埃塞俄比亚展开激烈的角逐。英国侵略者为寻找到其代理人,支持提格雷省的卡萨。英国借给卡萨大量武器设备和军需物资,帮助他夺取帝位。1871年7月,卡萨在阿杜瓦打败了有名无实的皇帝军队。1872年11月,卡萨在阿克苏姆登上帝位,称“约翰四世”(John IV)。约翰四世统治期间,英国从其手中得到很多特权。英国商人和传教士可以在埃塞俄比亚境内自由活动。1884年6

99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葡萄牙殖民者的早期侵略活动

1493年,葡萄牙人彼得罗·德·格维尔来到绍阿,他是第一个抵达埃塞俄比亚的欧洲人。欧洲人认为,埃塞俄比亚就是传说中的东方“约翰长老”的基督教王国。埃塞俄比亚的统治者也热心同欧洲国家进行联系。1513年,埃塞俄比亚皇帝格尔(称“大卫三世”)派遣马修出使葡萄牙。1520年,马修访葡归来,葡萄牙的第一个正式使团在罗德里格斯·德·利马的率领下,来到埃塞俄比亚。这个使团的牧师弗朗西斯科·阿尔瓦雷兹在这里见到

108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孟尼利克的当政与抗意卫国战争

孟尼利克在同约翰四世争夺帝位的时候,曾得到意大利的支持。意大利扶植孟尼利克,企图将其作为自己的工具。然而,孟尼利克登上帝位后,其所作所为并没有完全符合意大利的心愿。这时,埃塞俄比亚人民要求结束国内混乱局面,巩固国家统一和增强国力,以便抵抗外敌的入侵。孟尼利克顺应这一要求,先后平息各地的分裂活动,建立起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同时,他还实行一系列有助于国家独立、促进经济和文化发展的政策。孟尼利克实行的这

157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海尔·塞拉西一世的改革

20世纪20年代,埃塞俄比亚统治集团内部形成改革派和保守派,两派展开过激烈的斗争。改革派以摄政王塔法里·马康南为首,他们自称是“青年埃塞俄比亚派”。保守派的首领是军事大臣多布塔·乔奥吉斯,他们反对任何改革。1926年,乔奥吉斯去世后,形势发生有利于改革派的变化。1928年,塔法里·马康南在军队的支持下,粉碎女皇支持下的两次叛乱。同年9月,他被授予“里吉斯”的称号,女皇权力实际上被剥夺,一切权力都转

155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反抗意大利法西斯侵略的战争

1929—1933年,世界经济危机影响到意大利。为摆脱困境,意大利准备发动对外侵略战争。1934年12月5日,意军从意属索马里向埃塞俄比亚发动袭击。1935年10月3日早上,驻守在厄立特里亚和意属索马里的意大利军队大举侵入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人民展开了反抗法西斯侵略的卫国战争。1935年10月至1936年5月,是抗意战争的第一阶段。战争开始后,埃塞俄比亚政府即发布动员令,号召“大家起来,拿起武器

101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政治经济状况

抗意卫国战争胜利后,埃塞俄比亚虽然保持独立,但仍面临着帝国主义侵略的威胁。法国利用它曾对意大利的支持,向埃塞俄比亚提出铁路租让权的要求。1897年,法属索马里(吉布提)至亚的斯亚贝巴的铁路开始动工修建。法国同英国展开争夺,最终夺得这条铁路的修筑权。英、法、意三国签订了《伦敦协定》。根据这个协定,埃塞俄比亚的西部和西北部为英国势力范围,北部和亚的斯亚贝巴以西地区为意大利势力范围,邻近法属索马里的地区

111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埃塞俄比亚

抗意战争结束后,1942年1月,英国同埃塞俄比亚签订了为期两年的协定和一项军事条约。英国派来一批青年军官、技术顾问等,进行所谓的“援助”,强化其在埃塞俄比亚的影响。美国也以援助的名义,将其势力渗入埃塞俄比亚。后来,美国取得了开采石油、黄金及其他矿产的特权。接着,法国获得在亚的斯亚贝巴附近的阿瓦什河修建发电站的特权,葡萄牙资本渗入采矿业,比利时资本进入纺织工业,日本资本渗入造纸和化学工业。第二次世界

121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狄奥多尔二世的改革与抗英战争

19世纪初期,埃塞俄比亚处于封建分裂割据的局面。皇帝徒有其名,地方势力各自为政,互相混战。全国有6个较大的公国,王公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可以擅自行动。例如,绍阿王公在1841年和1843年,就先后同英国人和法国人签订通商条约。1843年,提格雷王公也同英国驻马萨瓦领事缔结商约。19世纪上半叶,欧洲殖民主义者的侵略活动,使埃塞俄比亚面临着遭受殖民奴役的危险。要对抗欧洲殖民主义者的侵略扩张,就必须建

130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帝国的建立

1137年,阿古人建立“扎格维王朝”。基督教继续在埃塞俄比亚传播。1270年,耶库诺·阿姆拉克(Yekuno Amlak)推翻了扎格维王朝,恢复了所罗门王位世袭,定都于绍阿省的安姆格伯尔。从此,建立起“埃塞俄比亚帝国”。这是一个实行封建制的帝国,统治中心在绍阿。帝国皇帝称“万王之王”。帝国管辖下的各王国与皇帝保持着臣属关系,为帝国征收贡赋,并提供军队。皇帝和中央政府官员经常率兵巡行各地,有时多达数

164

2022-12-04

埃塞俄比亚·阿克苏姆王国

早在公元前2000年前,在埃塞俄比亚高原地区就有黑人和含米特人居住。从公元前1000年开始,阿拉伯人渡过红海来到这里。阿拉伯人和当地居民长期融合后,形成埃塞俄比亚人。库施王国极盛时期,埃塞俄比亚北部地区曾是该王国版图的一部分。这时,该地区的农业、畜牧业、冶炼业和制陶业均有很大发展,并成为东西方贸易的集散地之一。后来,随着库施王国的衰落,阿克苏姆王国(Aksum Kingdom)逐渐兴起。阿克苏姆王

最新动态
站点信息集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版权声明 | 浙ICP备18038933号-5 | 网站地图

本站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原创内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内容转载、商业用途等均须联系原作者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