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提供各个学科的历史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法国

1848年法国发生了什么革命

作者:主编 时间:2022年10月28日 阅读:677 评论:0

革命:动荡的1848年

在爆发了法国大革命的1789年之后,1848年也许是法国历史上最为不平凡的一年。

随着“宴会运动”的不断发展,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基佐政府开始进行镇压。年初,七月王朝的反对者们计划于1月19日在巴黎举行一次规模空前的宴会,但在政府的横加干涉下,宴会被迫延期至2月22日举行。可就在举行宴会的前一天,政府再次声明停止活动,人民被彻底激怒了。

22日一早,信心满满地认为“人们不会在冬天闹革命”的路易·菲利普派出军队破坏已经准备就绪的宴会场地,愤怒的巴黎民众以游行示威作为回应,双方很快就发生了流血冲突。在冲突中,一名老妪死在了政府军骑兵的马蹄下,进一步激怒了人民,在城中很多地方都发生了枪战。但狡猾的路易·菲利普早已在城中部署了大批军队,截至当天晚上,起义者并未占有优势。

23日,起义者开始修筑街垒。当有人把这一情况报告给路易·菲利普时,这位“街垒国王”竟狂妄地讥讽道:“那不过是两个顽童推倒的轻便马车,你们却称之为街垒!”也许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得到王位的。随着起义力量的不断壮大,路易·菲利普下令调集国民自卫军参战以减轻正规军的压力。可这支资产阶级民兵武装却喊出了“基佐下台”和“改革万岁”的口号,拒不服从国王的命令,部分激进的国民自卫军战士甚至加入了起义者一方对正规军作战。国民自卫军的倒戈令路易·菲利普措手不及,他不得不牺牲基佐以保全自己。当天晚些时候,国王宣布罢免基佐,任命在改革派中素有声望的莫雷担任首相。

基佐的下台使局势一度有所缓和,但随后发生的“卡皮西恩流血事件”又再次将矛盾激化。2月23日夜间,当一支群众游行队伍抵达外交部大楼外的卡皮西恩大道时,守卫在此的政府军在没有进行任何警告的情况下突然开枪,酿成了数十人死亡的惨剧。消息很快传遍巴黎,愤怒的人们决心彻底推翻七月王朝的统治。

24日清早,外出的托克维尔看到巴黎街道上到处都是正在修建街垒的起义者,他忧心忡忡地对身边的人说:“这次已经不是暴动,而是革命了。”

二月革命后人们欢呼胜利

托克维尔说得没错!愤怒的巴黎人贴出布告:“路易·菲利普效仿查理十世屠杀民众,让他去见查理十世吧!”二月的巴黎正值凛冬,被起义者用街垒分割包围的政府军补给困难、士气低下,而起义者却在修建街垒的劳动中保持了自身的温暖,斗志昂扬。随着政府军的节节败退,自感气数已尽的路易·菲利普宣布退位并逃往国外,风光一时的“街垒国王”就这样败在了人民的街垒之下。当天下午,起义者攻入杜伊勒里宫,一队国民自卫军战士在路易·菲利普的王座上写下,“巴黎人民向欧洲宣告:自由,平等,博爱。1848年2月24日。”起义的领袖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不要国王,也不要摄政王,共和国万岁!”统治法国近18年的七月王朝在人民的怒火中灰飞烟灭了。

面对二月革命后出现的权力真空,以拉马丁为首的资产阶级共和派迅速成立了临时政府。在新政权政治制度的选择上,部分临时政府成员仍主张建立君主立宪制。可对七月王朝的所作所为记忆犹新的普通民众不想再要一个高高在上的国王,他们强烈呼唤共和国。此时民众手中的武器尚未放下,街垒也还没有拆除,在他们的巨大压力下,临时政府被迫在25日宣布成立共和国,这就是法兰西第二共和国。

共和国建立之初,出于对七月王朝弊政的憎恶,整个法国都在“改革万岁”的口号声中团结起来。以拉马丁为首的临时政府积极行动,进行了一系列带有自由主义色彩的改革,这段时期也因此被称为“人民的春天”。七月王朝统治时期被人诟病最多的就是极高的议会选举资格,对此临时政府做出规定:凡成年男子,在一个地方住满6个月即可成为选民。此后法国的选民人数由20多万骤增至900多万。此外,临时政府还释放了七月王朝时期被捕的政治犯,宣布保障新闻自由和集会自由。凡此种种,都得到了法国人民的大力拥护。

由于工人阶级在二月革命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因此与其生存状况密切相关的“社会问题”也得到了临时政府的关注,工人的社会地位显著提高。为改善以工人为主的中下层民众的生活,临时政府规定当铺中价值在10法郎以下的典当物品都应物归原主,此类物品大多是贫苦民众的生活用品。为解决当时巴黎严重的失业问题,临时政府开办了一批“国家工场”来安排就业,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失业工人的“劳动权”。

但临时政府对工人的“关照”与其说是出于感恩,倒不如说是出于恐惧。巴黎工人阶级在二月革命中爆发出的巨大力量令资产阶级甚为忌惮,共和国建立之初,为防止仍握有武装的工人推翻自己的统治,他们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但随着新政权的巩固,临时政府也渐渐撕下了自己伪善的面纱,这在“国家工场”的安排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此类工场中,政府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对工人的日常生活做出种种限制,来此工作的工人无论原先为何工种,一律从事修路、架桥等重体力劳动,只领取微薄的薪酬。临时政府的险恶用心还表现在挑拨工人与小资产阶级及农民的关系上。他们宣称对后者开征的新税是为了养活在“国家工场”中游手好闲的工人。这种恶意的政治宣传在后来的议会选举中对工人阶级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

5月初,选举产生的新议会和新政府开始投入工作。由于临时政府的刻意抹黑,工人阶级的代表在选举中遭到惨败,在议会中只获得了很少的席位,也没有人进入新政府任职。资产阶级政府在政策上迅速右转,开始限制民众的民主权利。更加意味深长的是,在5月4日召开的议会会议上,资产阶级代表再次宣布成立共和国。此举无非是想向世人宣告第二共和国是在资产阶级把持的议会而不是巴黎人民的街垒上建立起来的。资产阶级在实际上和名义上都窃取了二月革命的胜利果实,曾在街垒上浴血奋战的普通民众又一次被出卖了。

不久后,在巴黎发生了著名的“五·一五事件”,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彻底决裂了。5月15日,巴黎工人群众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要求议会通过决议,支持波兰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部分示威者冲进议会大厅,与议员们形成对峙局面。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大批国民自卫军赶到,将会场内外的工人驱散。“五·一五事件”发生后双方都意识到,两大阶级的总决战已经无法避免。

6月21日,政府下令关闭“国家工场”,所有18~25岁的未婚工人被编入军队服役,其余的人则被派往索伦从事繁重的基建工作,且不允许携带家属。索伦地区是一片沼泽地带,瘴气弥漫,生活环境十分恶劣。愤怒的工人派代表与政府交涉,后者却傲慢地回答如不服从便要以武力进行镇压。面对资产阶级政府的挑衅,巴黎工人决心进行针锋相对的回击。在“不自由,毋宁死”的口号下,巴黎工人从22日开始在城中修建街垒。先前“国家工场”的组织架构在此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起义工人依托工场中的军事化模式迅速组织起来,凭借自己的专业技能修建起庞大而坚固的街垒。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一位政府军军官在日记中写道:“火力是非常可怕的,血流成河……我们进攻了20次,又被打退了20次……”最后,资产阶级政府授予陆军部部长卡芬雅克以独裁权力,后者动用重型火炮对工人阶级据守的街垒进行猛烈轰击,于26日将最后一个街垒攻克。这场工人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大决战以工人的惨烈失败而告终。

六月起义的失败不是偶然的,它有着深刻的时代和社会背景。起义爆发在“资产阶级仍处于上升期”的大时代背景之下,在政治上还远未成熟的工人阶级还无力彻底推翻前者的统治。第二共和国成立之初,人心思定,起义工人提出的部分激进诉求难以在社会上引发共鸣,反而带来了广泛的敌视。据《托克维尔回忆录》记载,当时从法国各地赶来巴黎协助镇压起义的人“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有农民、市民、财主和贵族”,可见起义者已经站到了整个法国的对立面。由于工人们的大部分领袖都在“五·一五事件”中被捕,在起义发生时缺少统一的指挥,由此在战术上显得十分消极被动,最后被政府军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六月起义中工人在街垒后抵抗政府军的进攻

在镇压了起义后,卡芬雅克踏着工人的尸骸登上了权力的宝座,对工人阶级进行了疯狂的“大清洗”。在六月起义中直接战死的工人不过几百人,但在随之而来的“白色恐怖”中,有上万人被枪杀,遭到监禁和流放的工人更是不计其数。议会也通过立法的方式展开报复,接连通过了包括严禁集会、延长工时等一系列限制乃至压迫工人的法律。

在巩固了资产阶级的统治以后,接下来要进行的便是第二共和国的总统选举。对此志在必得的卡芬雅克为保证自己在当选后仍能大权独揽,在11月授意议会通过了《1848年宪法》。这部宪法规定,法国将成为一个总统制共和国,总统将拥有近乎国王般的巨大权力。总统选举以全民直选的方式进行。12月10日,选举结果揭晓,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卡芬雅克一败涂地,当选者是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拿破仑的侄子。

路易·拿破仑·波拿巴的当选绝非险胜:他获得了全部选票的四分之三,这实在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结果。但若考量当时法国选民群体的心态便不难发现,他获得了近乎全部社会阶层的支持。资产阶级支持拿破仑,因为比起一个进行军事独裁统治的将军(指卡芬雅克——作者),拿破仑所提出的温和政治理念对于经济的发展更为有利;工人阶级支持拿破仑,因为他们痛恨卡芬雅克这个“六月屠夫”;农民支持拿破仑,因为波拿巴的姓氏唤起了他们对昔日帝国荣耀的追忆;君主派也支持拿破仑,因为他们希望借助其力量在法国恢复自己的统治。

在全社会的共同“拥戴”下,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成功问鼎法国的最高权力。动荡的1848年结束了,可他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标签: 法国二月革命

本文地址: https://www.yishiweijian.com/faguo/202210108.html

文章来源:主编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标注,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

相关推荐
站点信息集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版权声明 | 浙ICP备18038933号-5 | 网站地图

本站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原创内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内容转载、商业用途等均须联系原作者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