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提供各个学科的历史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法国

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为什么被推上断头台?

作者:主编 时间:2022年10月29日 阅读:687 评论:0

祖国在危急中!

《人权宣言》发表以后,国民议会的代表们乘胜追击,加快了宪法的起草工作。在这一过程中,代表们围绕两个核心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第一,是否要像英国一样设立由贵族组成的上院;第二,是否赋予国王对议会的否决权。持反对意见的立宪派代表和持赞成意见的保王派代表水火不容,分别坐在议会大厅内议长的左手边和右手边,由此形成了法国大革命文化中一种经典的政治派别划分:左派和右派。

就在代表们在议会中争持的同时,先前在人民压力下被迫屈服的路易十六却开始了消极抵抗,他拒绝批准《八月法令》,也无意接受《人权宣言》,准备同国民议会对抗到底。在首都巴黎,国王的言行牵动着人们的神经,而粮食供应不足则困扰着人们的肚子。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刺激下,一场新的人民运动开始酝酿,而当年10月的一次偶然事件更加速了运动的爆发。

10月1日,国王卫队的军官在凡尔赛宫宴请前来增援的弗兰德尔军团的军官,当国王一家进入宴会厅时,乐队奏响了歌剧《狮心王理查》中的插曲“啊!我的国王!世人都背弃了您!”一些受到感染的贵族军官借着酒劲将头上的三色帽徽扯下,重新佩戴起象征王室的白色帽徽。几天以后,这个情况被巴黎的一些报纸披露出来,“贵族阴谋”的传言再次甚嚣尘上。此时的巴黎早已因饥饿而怨声载道,贵族军官们的狂妄瞬间点燃了巴黎民众心中的怒火。5日,以巴黎妇女为主的群众队伍浩浩荡荡地赶到凡尔赛宫示威,要求国王承认《八月法令》和《人权宣言》,并保证首都的粮食供给,在强大的压力下路易十六再次屈服,表示会满足群众提出的全部要求。次日一早,一群余怒未消的示威者冲击王宫,一直深入到王后的寝殿才被拉法耶特率领的国民自卫军阻止。在拉法耶特的陪同下,路易十六来到凡尔赛宫的阳台上与外面的民众见面,面对人群爆发出的“到巴黎去!”的呼声,势单力孤的路易十六无法拒绝,被迫在当天下午与王室和国民议会一同迁到巴黎。由于近乎是被示威的民众押走,沦为“革命的囚徒”的路易十六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满心怨恨,准备伺机再次反攻倒算。

“十月事件”不仅打击了王室和顽固派贵族的嚣张气焰,还奠定了巴黎作为革命中心的重要地位。随着国民议会的迁入,巴黎的政治生活进一步活跃起来,一批政治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形成了大革命时期一种独特的政治文化。在当时活跃在首都的众多政治俱乐部中,最为著名的当属雅各宾俱乐部,因其成员常在巴黎的雅各宾修道院集会而得名。雅各宾俱乐部在成立初期人员构成十分复杂,既有如拉法耶特一般的君主立宪派,又有以布里索为首代表大资产阶级的吉伦特派,还有以罗伯斯庇尔这位风云人物为代表的民主派人士。虽然阵容强大,但不同派别间难以调和的分歧为雅各宾俱乐部后来的多次分裂埋下了伏笔。此外,以科德利埃修道院为基地的科德利埃俱乐部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其代表人物丹东、马拉、埃贝尔等人都与下层民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在人民中间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在首都革命热情高涨的影响下,国民议会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打击贵族和教会势力,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丰硕的革命成果加强了法兰西的民族团结,1790年7月14日,为庆祝攻占巴士底狱一周年,巴黎人民举行了第一次“结盟节”庆祝活动,在盛大的仪式上,君主立宪派首领拉法耶特作为代表宣誓“忠于国民,忠于法律,忠于国王”。随后,路易十六也宣誓忠于国民和法律。在神圣而庄严的氛围中,许多人为自由的实现和民族的团结而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然而在这一片祥和的外表之下,是丝毫不容乐观的内忧外患,路易十六更是耿耿于怀。次年5月,路易十六获悉流亡在外的王弟阿尔图瓦伯爵已经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接洽,后者表示将出兵帮助路易十六恢复权力,看到希望的路易十六开始策划出逃。是年6月20日午夜,刚刚宣誓不足一年的路易十六偕全家乔装出逃,在接近边境的瓦伦镇被人认出,被迫在25日返回巴黎。意气用事的路易十六曾在出逃前拟订了一份《告国人书》,宣称他将借助外国军队的力量扑灭革命之火,恢复自己的专制权力。这份充满挑衅意味的“宣战书”在他出逃失败后变成了背叛国家、对抗革命的罪证。

国王对自己誓言的背弃引发了广泛的愤怒,法国的民主运动瞬间高涨起来,人们纷纷要求废黜路易十六,建立共和国。在刚得知国王出逃的消息时,国民议会采取了一种十分强硬的姿态,宣称:“任何人都休想奴役法兰西的土地!等待暴君的,只有失败!”特派员赶赴各地,检查军队备战情况,准备以武力保卫革命成果。可当路易十六返回并向议会表示了“悔意”以后,特别是看到共和主义运动蓬勃发展,为君主立宪派所把持的国民议会一方面担心外国武装干涉,另一方面更担心人民的奋起会威胁自己的利益,于是竭力为路易十六开脱。7月16日,议会通过决议,宣布路易十六系被人“劫持”,并恢复了在其出逃后一度被停职的王位。

人民愤怒了!在科德利埃等俱乐部的组织下,大批民众在次日前往巴黎的马尔斯校场进行示威,要求废黜路易十六,建立共和国。君主立宪派控制下的议会为维护自己的统治,派拉法耶特率国民自卫军前往弹压,后者竟在没有进行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枪,酿成了50余人死亡、数百人受伤的“马尔斯校场惨案”。君主立宪派彻底撕下了“自由”的面纱,蜕化为阻碍革命发展的保守势力。

惨案以后,已被完全控制的路易十六无奈通过了君主立宪派所制定的1791年宪法。1791年宪法遵循了三权分立的原则,规定法国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国王掌握行政权,立法权由符合财产要求的“积极公民”选举产生的立法议会行使,司法权独立。虽然还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比如以财产资格为由剥夺了300余万“消极公民”的选举权,但作为法国历史上的第一部宪法,1791年宪法对于当时的法国来说无疑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10月1日,新的立法议会开始履职。议会中共存在4种政治力量:右翼掌握实权的君主立宪派人士组成的斐扬派(因其在斐扬修道院聚会而得名——作者)、左翼雅各宾俱乐部中温和派人士组成的吉伦特派和激进分子组成的山岳派(因其在会场中座席位置较高而得名——作者)、中间势力平原派(因其在会场中座席位置较低而得名——作者),由于政治理念上的差异,不同派别在进行表决时难免会产生分歧。如何对待外国的武装干涉,是法国当时面临的最为迫切的问题,在战与和的选择上,斐扬派和吉伦特派提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斐扬派希望避免战争,以此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吉伦特派则希望通过战争来巩固革命成果,并趁机取斐扬派而代之。此时的路易十六也心怀鬼胎:他深知此时的法国军队已不堪一击,一旦开战法军必败无疑,到时他便可以里应外合,借助外国军队的力量恢复自己的权力。因此,在国王的“全力”支持下,新组成的吉伦特派内阁在1792年3月、4月先后向奥地利和普鲁士宣战。

战争刚一开始,法军就像路易十六预想的那样节节败退。7月初,外国干涉军和法国流亡贵族组成的军队都已屯兵法国边境,战火随时可能烧到法国本土。面对虎视眈眈的敌人,同属左翼雅各宾俱乐部的吉伦特派和山岳派暂时搁置分歧,双方领袖布里索和罗伯斯庇尔在7月11日共同发出了“祖国在危急中”的公告。在他们的号召下,巴黎人民踊跃参军,各地组织的义勇军也纷纷向首度集结。当革命情绪高涨的马赛义勇军唱着工兵上尉鲁热·德·利尔谱写的《莱茵军战歌》进入巴黎时,受到首都民众的热情欢迎,人们把这支从马赛义勇军那儿听到的军歌称为《马赛曲》,也就是今天的法国国歌。

7月25日,普奥联军司令布伦瑞克在科布伦茨发表宣言,声称如果路易十六一家受到伤害,他将“血洗巴黎并将它夷为平地”作为报复。被激怒的巴黎民众立刻行动起来,准备以武力彻底推翻王权,痛击侵略者和卖国贼。8月10日,巴黎人民在山岳派的鼓动下发动起义,攻下王宫,路易十六真正变成了“人民的囚徒”,固守君主立宪制立场的斐扬派立法议会也被推翻,被吉伦特派的国民公会代替。虽然吉伦特派掌握了政权,但山岳派也因为在“八月十日起义”中的巨大贡献而提高了自己在民众中的影响力,并组建了独立的政权机关巴黎公社,随着共同的敌人——斐扬派的倒台,双方的分歧开始显现并愈演愈烈。

巴黎凯旋门上的《马赛曲》浮雕

9月2日,普奥联军攻占了防守巴黎的门户凡尔登,消息传来,首都一片哗然。面对危急的形势,丹东发表了他那著名的演说:“大家听到的不是告急的炮声,而是向祖国敌人冲锋的号角!要战胜并打垮敌人,必须勇敢、勇敢、再勇敢!”集结在首都的志愿兵准备开赴前线,而就在此时,关于军队走后监狱中的贵族将发动叛乱的传言开始在巴黎城内散播,出于恐惧和愤怒,从9月2日到5日,巴黎的各个监狱都发生了不加区别地屠杀犯人事件,共有上千人被杀,这就是令人胆寒的“九月屠杀”。

在以血腥的手段解除了后顾之忧以后,由“无套裤汉”(原指穿着长裤的区别于穿着华贵短裤的贵族的平民,法国大革命期间成为革命者和爱国者的代称之一——作者)组成的法军出发迎敌。20日,在凡尔登以南的瓦尔密,高呼着“民族万岁”的无套裤汉击退了号称欧洲最强的普鲁士陆军,扭转了一直以来的颓势。被民族主义思想激励的法军给目睹了战斗全程的德国诗人歌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禁感叹:“此时此地,开始了世界历史的新纪元!”

21日,由普选产生的国民公会正式开幕,宣布在法国废除王政,并在次日宣布成立共和国,共和的旗帜第一次飘扬在了法兰西的上空。实现共和以后,国民公会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处置已被废黜的路易十六。法国毕竟是一个长期处于君主专制统治下的国家,即使经历了大革命的洗礼,对于审判甚至处死国王这样的事情,很多成长在旧制度下的议员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此外,布伦瑞克的威胁犹在耳畔,出于对外国军队进一步入侵的恐惧,掌权的吉伦特派一直拖延审判路易十六,这与强烈要求处死路易十六的山岳派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在山岳派看来,路易十六的生与死关系到“八月十日起义”乃至共和国的合法性问题,在国民公会的一次演讲中,罗伯斯庇尔激动地说道:“路易必须死,因为祖国需要生!”在山岳派的压力下,国民公会于公元1793年1月16日对路易十六进行了量刑表决,最终以387票赞成对334票反对的结果宣判国王死刑。21日,路易十六被推上了断头台,结束了他令人叹惋的一生。

路易十六的死如同在欧洲各君主国中引爆了一颗重磅炸弹,也许是害怕有一天同样的厄运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各国君主无不对法国革命者们的“弑君”行为表现出极大的愤慨。在英国的组织下,包括奥地利、普鲁士、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的撒丁王国和那不勒斯王国在内的大部分欧洲国家组成了第一次反法联盟,就像布里索在演讲中所说的那样,要和法国“在陆地和海洋上交手作战的敌人是欧洲的所有暴君”!虽然已经建立了共和国,但法兰西在公元1793年春天所面临的形势仍不容乐观:外有强大的君主国联盟逼近,内有此起彼伏的王党分子叛乱;经济和社会危机日益蔓延,衣食无着使得民众反抗事件时有发生……

面对如此严峻的内外形势,吉伦特派和山岳派的矛盾日趋尖锐,到底该如何扶大厦于将倾,昔日曾携手发出“祖国在危急中”呼号的战友即将分道扬镳。

处决路易十六

标签: 路易十六

本文地址: https://www.yishiweijian.com/faguo/202210264.html

文章来源:主编

版权声明:除非特别标注,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

相关推荐
  • 最新动态
  • 热点阅读
  • 随机阅读
站点信息集合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声明 | 版权声明 | 浙ICP备18038933号-5 | 网站地图

本站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原创内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内容转载、商业用途等均须联系原作者并注明来源。